一直以來都很可愛的嫩嫩

2009-02-11 22:35:49 哇哇 0 0

IMG_3581.jpg

回想起嫩嫩突然去當天使的這一切,我覺得我是自責的,自己真的太天真太樂觀的來看待這一切,我也不敢相信可愛的嫩嫩就這樣走了。人不是就要樂觀嗎?我想經歷過這場生離死別後,我的態度可能會有所改變吧!特別是面對到健康這回事,這幾天一直都想著「嫩嫩睡一覺應該就會恢復了」,但是有嗎?樂觀的想著不會那麼嚴重,眼前看到的卻不是這麼一回事,還能寧可繼續樂觀下去,我真的錯失了嫩嫩寶貴的生命。

IMG_1402.jpg
(過年期間還在暖呼呼的太陽下睡覺)
嫩嫩大概在三個月前毛越來越少了,因為嫩嫩之前有皮膚發霉的不良歷史,我們也帶他去看醫生確認皮膚有沒有問題,醫生是和我們說明那些比較禿的地方是嫩嫩自己舔的,是心理有問題才會有過度舔毛的問題。日子一天天的過,我們不知道嫩嫩的心病所在,會不會那時起嫩嫩就感覺不舒服了?嫩嫩會不會也不懂,只覺得身體怪怪的然後就一直舔毛?若當時機警一點的話早應該給他驗血了,而不是到感覺病了才去做。也在此呼籲寵物的飼主們不要輕忽任何一絲絲的異常。

嫩嫩的叫聲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,嫩嫩不會一般喵喵叫,嫩嫩的叫聲總是高八度的高亢,因此我在叫嫩嫩時也是用假音去呼喚他,嫩嫩也會以高音的叫聲來和我回應,禮拜五晚上帶去看醫生前還這樣跟他溝通過,誰知道的這樣的聲音會在三天內就再也聽不到了。看完醫生後嫩嫩還有吃東西,心裡覺得有吃東西應該就比較穩當了,但是誰知道接下來的體能只是越來越差;禮拜六再去看醫生時可以感受到他的虛弱,我心理和醫生可能想的一樣,應該會慢慢的恢復正常,現在想起來真的是太樂觀了,明知道嫩嫩的狀況比前一天還差,卻還寧可相信會逐漸好轉,真是大錯特錯了!我想健康這種事情未來還是別抱持太樂觀的態度,雖然說感覺只是小小的病症,誰知道會不會危及到生命,心裡的底應該是要最糟糕的,治療的態度應該是要最積極的。

禮拜天帶去看醫生時有和醫生說明嚴重性,醫生似乎也感覺不太對勁,看起來也緊張,感覺得出來醫生的腦子一直再轉動再思考,幫嫩嫩做了很多診斷和治療,打完點滴時嫩嫩還一度有站起來,但是也幾度想鑽到我衣服裡,但是後來嫩嫩也都懶懶的趴著了,當嫩嫩尿失禁時我心裡也很不安,我自責我怎麼還樂觀的想著嫩嫩會好的!我是不是要跟醫生要求更多一些治療?

禮拜六嫩嫩回家後我就直接把他抱到床上,嫩嫩虛弱的也別再亂動了,為了就近照顧嫩嫩,我搬了張小桌子和筆記型電腦到房裡,之後不知道又出房門幹了啥,回來時嫩嫩已經消失了,嫩嫩已經躲到床底下了,我趕快把他拉出來又抱回床上;之後我又去廁所,出來時嫩嫩又不見了,左找右找後來才又在我書房床底下找到,後來我就在書房陪著他,嫩嫩之後還吐了一攤濃稠的水,聞起來也沒什麼味道。沒多久嫩嫩就走得歪七扭八的回房間,我隨後跟過去發現他又在床底下了,這就是在躲了!我應該清醒點的,這種躲的行為是很異常的,我當時到底在想什麼?還只覺得他想找他舒服的地方待著,我也不要去移動他了,以免也不舒服,我太天真了!嫩嫩,爸爸真的傻呼呼的想著你休息過後就會好,直到你走了之後,爸爸深深覺得很難過很自責。

晚上接女友回家之後,我們就一直陪著他,之後給他吹暖爐,女友陪著他睡,睡到一半嫩嫩就跑走了,跑到浴室想賭在馬桶後面,把嫩嫩抱出來後他就開始喘了,看這情形就知道糟糕了,整個心情已經緊繃到不能了,打電話給醫院一直沒有接,不是一直都有急診嗎?後來又找了其他的急診,就在家裡旁邊而已,帶過去時嫩嫩嘴唇已經開始發黑,體溫只剩下34度開始失溫,醫生幫嫩嫩準備了溫室先進去保溫,還有治療氣喘用的氣體,看到嫩嫩變關進一個箱子時真的超難過的,慢慢的煙霧充滿了箱子,我們只能祈禱嫩嫩一定要沒有事!

過一下下打開保溫室的門,這一切來的真的太快了,嫩嫩已經走了(嗚),醫生幫嫩嫩打了一針強心針,然後做心臟按摩,來不及了...嫩嫩真的已經離開了他最心愛的爸爸媽媽了...嫩嫩真的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嗎?我們都很怕嫩嫩是不是也傻傻的麼都不知道,他知道他將會離開爸爸媽媽嗎?淚水不自覺得已經滴了下來,之後醫生開了佛經給嫩嫩聽,我們就在一旁一直摸著嫩嫩,然後看著他好像還有在動,我們都覺得他還有反應,但是那只是肌肉最後的收縮。

嫩嫩被我們帶回家了,一回家就趕快找了佛經下載,嫩嫩被安置在我的書房,我們打算讓他聽佛經聽八個小時,真不敢相信短短的一個小時內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,摸著嫩嫩看著嫩嫩,還不敢相信這可愛的生命已經離我而去,而且我們連嫩嫩生什麼病都還不太確定,好不甘心!過了好一會回頭來寫完原本是「我家的嫩嫩要趕快好起來啊!」的文章,最後寫的結尾讓我的情緒潰堤了,我真的很想讓嫩嫩知道爸爸媽媽真的很愛他,嫩嫩你到底知不知道?

整個夜晚我都不敢入睡,我深怕嫩嫩會覺得孤單,但是真的好累好累,幾度我靠在床邊都不小心瞇了眼,然後又趕快跑爬起來東摸西摸,看到我寫的文章有人回覆了,路人甲說「嫩嫩現在已經在沒有痛苦的天堂,他一定在哪裡輕輕鬆鬆的快樂散步」,這是真的嗎?這會是真的嗎?我又爬回床上看著在紙箱內的嫩嫩,心裡想著嫩嫩不會再痛苦了,嫩嫩已經在輕鬆的散步了,我的情緒再度潰堤,這真是嫩嫩想要的嗎?我覺得嫩嫩好可憐好可憐,他只知道不舒服就趴著休息,沒人教過他死亡這麼一回事,嫩嫩一定也不知道他這樣就會離開爸爸媽媽。

早上八點多我開始出外準備祭拜嫩嫩的食物,我買了兩塊厚厚的牛肉,還有一大把的青菜,買了蘋果還有香蕉以及可樂,還有嫩嫩常常偷吃的鱈魚香絲,再繞去醫院和醫生討論這一切的原因,並且要求醫生把內分泌的數據檢驗出來,我們希望知道嫩嫩到底是怎麼了。出門前我交代女友挑幾張嫩嫩最可愛的照片,打算印出來稍後要用,我回家之後女友的電腦就壞了,不會是嫩嫩在頑皮吧?在這種時候我還要搶修電腦,然後發現硬碟用外接的都讀不到,我真的覺得嫩嫩在頑皮了,是要我不要一直傷心然後找事做嗎?

十一點一到我們就帶著嫩嫩往慈愛出發,嫩嫩已經變得非常的僵硬了,捧在手上的那種感覺我想我永遠不會忘記。路途中還買了鮮花以及嫩嫩也愛偷吃的麥當勞薯條,之後來到了一個不願意熟悉的地方,和佛祖神明祭拜過後,接下來就是要嫩嫩跟我們跟好,我們要去燒錢錢和蓮花給他,要請佛祖做主我們燒的都是要給嫩嫩的,嫩嫩一定要收好唷!之後就帶著嫩嫩去火化了!

「嫩嫩~快跑~嫩嫩你要趕快跑啊!」當開火時就是這樣傷心的喊著,強忍的淚水還是隨著聲音奪眶而出,真的再也看不到嫩嫩了。火化的時間大概四十分鐘,再看到嫩嫩已經是白骨一堆了,我們蹲在一旁看著嫩嫩最後的一點點,之後由女友幫嫩嫩撿骨,嫩嫩~跟著爸爸媽媽回家吧!上禮拜三四才覺得嫩嫩異常,禮拜五帶去醫生,六日都還有回診,禮拜一嫩嫩就當小天使了,這一切真的太快了,還來不及和嫩嫩再多玩耍一次,來不及再聽嫩嫩高亢的叫一次,大家都覺得嫩嫩脫離痛苦是種解脫,我很想也這麼想,但是我心裡卻不是這樣想,我很抱歉沒有帶著嫩嫩脫離痛苦,卻要他經歷最痛苦的生離死別,或許那痛苦是可以治癒的,是我太傻太天真太樂觀了,因此才會讓心愛的嫩嫩離開我,這份愧疚我耿耿於懷。

嫩嫩,這幾天爸爸一直想著你,雖然你已經不在了,但是爸爸在家來是習慣呼喚你的名字,以前睡覺總是嫌你煩老事在我身上踩來踩去,這兩天睡覺時都覺得好不真實,若你還在該有多好!